傳媒掃描
   新聞動態
      科研進展
      綜合新聞
      傳媒掃描
現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DOU知計劃”這一年——撒播知識 傳遞美好
2020-03-31 | 編輯:

  

  “DOU知計劃”啟動儀式海報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币恢币詠?,中國科學院科學傳播局、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科普部、中國科學報社與中國科技館都走在科學知識普及、科學思想傳播的前列。

  2019年3月21日,字節跳動中國(以下簡稱字節跳動)與上述四家機構強強聯合,啟動“DOU知計劃”,號召權威科研機構和高校師生通過短視頻形式傳播權威的科普知識,助推全民科學素質提升。

  截至2020年2月29日,在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平臺上,粉絲過萬的知識創作者達9萬個,他們發布了超過2586萬個知識視頻,累計播放量超過2.4萬億次。抖音成為了中國最大的知識普惠平臺,知識內容也成為抖音增長最快的垂類之一。

  在“DOU知計劃”啟動之前,抖音聯合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和中國科學報社深入探究短視頻與學術的關系,共同發布《知識的普惠——短視頻與知識傳播研究報告》。

  報告顯示,短視頻正給知識傳播帶來知識生產環節、知識傳播環節、知識習得環節三方面的關鍵變化,短視頻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啟迪年輕人探索知識的重要工具。

  字節跳動中國CEO張楠說:“知識是讓好奇心的幼苗生根發芽的最好養分。在求知過程當中,人們一直在尋求知識傳播更好的方式?,F在,短視頻成為知識傳播重要的載體,它通過大眾的共享、共創,提高了傳播的效率,實現了知識的普惠?!?/p>

  在抖音、中國科學院科學傳播局、中國科學報社等機構合作下,“DOU知計劃”應運而生。該計劃旨在號召權威科研機構和高校師生通過短視頻形式傳播權威的科普知識,助推全民科學素質提升。

  為了保證抖音平臺知識的準確性和科學性,該計劃成立了首批抖音科普顧問團,13位來自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的院士,52位來自中國科學院研究所、浙江大學、復旦大學等單位的專家學者,為抖音平臺上的知識內容保駕護航。此后,又有15位專家學者加入,科普顧問團更加壯大。

  隨后,“DOU知短視頻科普知識大賽”啟動,比賽吸引了99個單位參賽,累計收到投稿1078件,累計播放量達5億次。

  在“DOU知計劃”的推動下,抖音形成了一個學科日趨全面、創作者類型多樣的立體化知識內容生態。在這些創作者中,有兩院院士等科學家、教師,也有科普愛好者、樂于分享知識技能的“草根達人”,更有官方科研機構。

  用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曉紅的話說,“徜徉在知識的生態系統中,有時可以跟著戴建業老師在‘視頻絕句’中直接感受古典詩詞之美;或被‘玩骨頭的盧老師’所吸引,走進一個我以為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涉足的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的世界,比較了2億4千萬年前楯齒龍的背部骨骼與烏龜殼的差異;或是流連忘返于孫志立老師令人震撼的英語配音中,迅速成為他的粉絲,又迅速而輕松地學會了語音連讀”。

  2019年9月,抖音為知識創作者提供了全方位服務方案。推出“合集”功能,方便創作者系統梳理、發布知識框架體系;在運營激勵上,抖音優先把知識創作者納入“創作者成長計劃”,從平臺資源、創作者培訓、商業變現等維度全方位服務知識創作者發展;在內容創作工具方面,抖音聯合華中師范大學心理學院、字節跳動平臺責任研究中心推出了平臺首份《抖音知識創作者手冊》,公布了官方梳理的知識短視頻創作方法論。

  在2019年12月的DOU知創作者大會上,抖音公布了創作者學院計劃,提供了包括平臺規則、制作、運營、漲粉、變現方法在內的一系列官方指導課程和全方位內容運營指導;公布了“抖音2019年度知識創作者”,包括抖音最酷科學家——“玩骨頭的盧老師”、抖音最生活化心理學者——“人類觀察所”、抖音最實用金融理論推廣人——“珍大戶”、抖音最萌動畫知識達人——“柴知道”等21位年度優質知識達人并進行表彰。

  在“DOU知計劃”之后,其他互聯網平臺也推出了多種多樣的服務知識傳播舉措,知識內容在互聯網行業獲得了空前的關注度。王曉紅認為,這種趨勢體現了互聯網內容從以往的單一娛樂化向知識化升級,以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帶動了互聯網內容行業的價值轉向。

  抖音所踐行的知識傳播和觸達方式,呼應了德國哲學家卡爾·雅斯貝爾斯對于“教育的本質”的闡述: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這是可敬的,更是美好的。

  編者按

  值此“DOU知計劃”啟動一周年之際,本專題邀請幾位科普顧問團的專家學者以及參與該計劃的科普博主們,談談這一年來他們對“DOU知計劃”的感受和期待。

   

  林群(中國科學院院士)

  數學追求“少則多”,短視頻也是 

  抖音的科普要求只講3分鐘,這有道理。聽說一般演講不宜超過8分鐘,否則大眾難以吸收。

  我最近發現數學家華羅庚先生的一個視頻,講初等數學(中小學要學12年),但他只講幾分鐘,因為他講得少:只講幾種數,幾何方面只講面積(長方形、三角形、多角形、圓),少得驚人,這使人有信心!

  他懂得最多,但講出來的最少,因此給人印象最深。例如他普及優選法,只講黃金分割數,0.618,就一個數!

  有次坐出租車去開會,司機問我:“你這么大歲數了,不在家里抱孫子,到處亂跑,你是干什么的?”我說,我是做數學的。沒想到,他馬上蹦出一句話:“哦,0.618!”司機竟然都記住了華羅庚講的這個數字。所以少則多。抖音應多宣傳華羅庚的故事??上A先生的視頻沒有涉及高等數學,例如微積分。在這方面,張景中院士做得最簡單,希望抖音多宣傳。

  為什么大眾要學微積分呢?因為數學不只是專家需要。有位學生告訴我,他的一個親戚做廚師,要去巴黎參加廚師學習班,行前找他學微積分。他很奇怪,問:“你做廚師為什么還要學微積分呢?”他的親戚說:“這個學習班要學微積分?!蔽业膶W生很驚訝。

  就講最近的疫情,疫情指導要靠隨時隨地收集大批數據,并進行分析,否則靠什么指導這場戰斗呢?所以,一切都離不開數學。

  可惜現在大眾仍然怕數學,包括文化界的名人才子,但這會影響他們的視野。最近看北京電視臺的節目《春妮的周末時光》,講到名人才子也怕數學。所以普及數學,抖音責無旁貸。

   

  金涌(中國工程院院士)

  “DOU知計劃”把知識變成了樂趣 

  一個沒有知識的國家建不成一個高度發展的社會,國民的整體素質要提高。在整體素質提高的基礎上,才能有突出的人物、突出的貢獻,所以科普對提高民族智慧的作用不可忽視。

  科普并不是簡單的事,沒有水平的人做不好,有水平的科學家又沒有工夫或者不太想做,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國科普處于低谷時期。

  我是做化工研究的,對我來講,一個很重要的使命就是改變大家對化工的誤解。當今社會上有一些無良的小企業,為了降低成本,用一些不好的原料,也不建環保設施。很容易造成污染和爆炸、燃燒等事故,也造成了老百姓對化工的誤解。其實,化學化工是可以很安全的,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化學化工大國,很少出現事故。新加坡是彈丸之地,一些大的煉廠、化工廠與繁華的城市只有一河之隔,卻非常安全。

  當今的文明社會是由化工支撐的,人們的衣食住行都離不開化工,高科技產品離不開高科技原料。但是這些,一般老百姓看不到。很多家長,對于孩子到化工系來上學心存疑慮。每年開學的時候,家長都會圍著我問:“孩子在這兒,會不會中毒啊,會不會受傷???”這都是誤解。我們需要把真實的情況傳達給大家,扭轉大家對化工的認識,讓大家安心。

  我們做工作,不是為了得獎、賺大錢,而是因為工作本身就是樂趣。很多人的工作沒被大家認同,但是自己很高興,在這個過程中得到的樂趣就是最大的回報。抖音也是這樣,把知識變成了樂趣,讓大家快快樂樂地接收到了知識,我很贊同這種方式。

  大家做的工作針對的人群不一樣。我的工作對象是高中生和大學生、研究生,我希望引導他們選擇專業,引導他們的研究方向。而抖音的對象是廣大百姓,讓百姓對知識感興趣。

  我建議“DOU知計劃”走出去,聽聽不同人群的意見。每個人無論社會地位、知識水平如何,只要善于思考,就會有一些好的想法,“DOU知計劃”可以借鑒。

   

  劉嘉麒(中國科學院院士)

  把握好娛樂的尺度 

  自從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以來,科學普及受到了空前的重視,無論是內容、形式,都逐漸豐富起來。

  抖音作為新興的傳播平臺,視頻生動形象,拉近了人們與知識之間的距離,比較適合年輕人。平時我沒有太多時間、精力去看,自從擔任專家顧問以來,我在閑暇時也會看看,有些內容確實不錯。

  本來抖音就是以娛樂為主的,弄太多嚴肅的東西沒有什么吸引力,所以不需要有太多條條框框的束縛。但娛樂的尺度需要把握好,既要能把知識和思想包裝得好玩有趣,又要傳播科學思想和精神,避免低俗。

   

  鄧濤(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所長)

  頂尖成果不被人知太可惜 

  利用抖音短視頻平臺進行科普,給人感覺輕松活潑,易于接受。在不了解的時候,所里(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大部分研究員都以為抖音是純娛樂性的,后來通過“DOU知計劃”,才知道這個平臺也很歡迎知識的傳播。去年,我們所也開通了抖音號,在上面發布一些科研成果、科普介紹等內容,配合相關動畫,比單純的講解、貼宣傳海報的效果要好,這給我們增加了一個新的宣傳途徑。

  其實科普可以有多種形式和方法,我們所對科普一向比較支持,鼓勵大家利用不同的媒體平臺,進行不同形式的科學傳播。

  有些科研工作者認為自己做的研究非常專業、高深,一般人不懂,不愿意做科普,我不贊同。再難的科學問題都是可以傳播出去的,像獲得諾貝爾獎的研究成果,也是高深的學術成果,但每年大家都很關注,不同的媒體平臺上有各種各樣的解讀,真正做到了讓普通人都能略知一二。所以,只要用心去做,針對不同的受眾制定合適的方式,就沒有不可傳播的科學知識。

  一方面,科研工作者積極傳播科學,能夠提高大眾的科學素養?,F在謠言大行其道,很多時候就是因為普通人沒有最基本的常識。

  另一方面,從科研工作本身來說,現在我國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是因為經濟有保障,科研工作才能有足夠的經費。那么,我們就有義務告訴納稅人,拿著這些錢,做出了什么成果,有什么意義。越是頂尖的科學知識,做的人越少,同行也就越少,但花費的人力和財力是巨大的。如果投入這么大,好不容易取得了成果,了解它的人卻很少,這不是非??上??

  就我們所目前的實踐來講,要把一個科學問題說清楚,至少需要5分鐘的時間,希望盡可能嚴謹,避免誤讀。但現在用戶普遍容易接受的短視頻長度基本在1分鐘左右,這只能給人一個大概的印象,沒法把科研成果講準確。如何在娛樂性和嚴謹性之間求平衡,是我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盧靜(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副研究員)

  給一本正經的生活加點料 

  2019年6月,我才注冊抖音賬號,因為以前一直覺得這是年輕一代的視聽娛樂平臺,接觸之后,才發現它完全可以成為做科普的有利平臺。大多數時候,我們做科普面對的也是年輕人。抖音有良好的用戶基礎,又給科學家流量扶持,我們可以互相借力。

  注冊了抖音賬號后,我一直在考慮到底要發些什么。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同事說,我們古生物研究的是動物的骨骼,我們是研究魚類的,那吃魚的時候,可以把魚骨拼出來給大家看看,跟進介紹相關的動物進化知識。我當時覺得很有挑戰。這條視頻發出來之后,粉絲一下子從0變成了好幾萬。

  后來我又拼了雞的骨頭,有粉絲留言說看著像恐龍,接著我就跟進講,其實雞的祖先就是恐龍,粉絲會有直觀的感受和體驗。如果單純展示一具完好的現代骨骼,去講它的祖先、演化,估計大家也沒什么興趣。

  我最初不懂視頻拍攝,第一次拍攝時大氣都不敢出,也不敢上廁所,后來才知道,其實中間可以剪輯。

  雖然視頻剪出來不到一分鐘,但每一個視頻拍攝要花六七個小時,我們雖然經過十幾年的專業學習,知道每一塊骨骼的名稱、接觸關系,但不是熟練的標本制作技師,做出來的骨架肯定不是最漂亮的,不過反而可能有一種笨拙的美,和餐余就地取材的主題契合。所有的骨頭,我們都是吃出來的,沒有用現成處理好的骨頭充數。我們想用做科研的勁頭做科普,這可能也是吸引粉絲的原因。

  一線做科研的人,做科普有優勢也有劣勢。劣勢是我們沒法專揀大家愛聽的講。優勢是我們可以結合科研人員的個人經歷、研究軼事等,不只給出知識點,還會講這些知識是如何發現的、結論是如何推導的,從而傳遞邏輯思辨的精神。

  希望抖音今后能吸引更多的科學家入駐。怎么讓更多的科學家愿意做科普呢?需要給他們以扶持,“DOU知計劃”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希望能持續下去,讓平臺和科學家互相成就。生活不都是一本正經的,需要加一點料。

   

  陳征(北京交通大學理學院教師)

  賬號聯動形成抖音版“科普中國” 

  在短視頻平臺上做科普和往常的方式不太一樣。往常我們覺得,科普的目的是為了教會人東西,這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環境單純的時候可以實現。但利用抖音進行科普,要在比較放松、其他娛樂誘惑又大的時候進行,所以創作者只能將興趣點前置,在三五秒鐘內抓住公眾,而后進行解讀,解讀也不能太復雜。

  隨著用戶量越來越多,隨著“DOU知計劃”的開展,抖音在科學知識方面完成了從0到1的突破,出現了很多原創性科普內容。

  抖音扮演著科普中最前端的角色,把普通公眾的注意力搶過來。僅這一點,我認為已經很了不起了。

  至于說能否提高公眾的科學素質,我并不主張一上來就給它背負一個那么大的“包袱”。提高公眾的科學素質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多方的努力,不是單靠一個短視頻平臺就能完成的。我希望“DOU知計劃”能夠持續下去,讓更多專業工作者來占領科普的陣地,在視頻的拍攝、發布、互動中不斷摸索短視頻科普方式,讓“科學旋風”刮起來。希望能形成賬號之間的聯動,形成抖音版的“科普中國”,分門別類地集合可靠的賬號,方便感興趣的用戶進一步了解。

  就我自己來說,在發布視頻的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問題。比如,短視頻平臺上內容的活躍期相對較短,從發布之日算起,一般在一兩天之內增長量會很快,之后就會沉下去,能看到的人很少。就物理科普來說,最基礎的內容基本上50~100條視頻就能覆蓋了,為避免重復,我一般不會發前面發過的東西,這就導致很多人看不到一部分內容。我希望系統的分發機制能平衡一下?,F在有了“合集”功能,對此也會有一定的改善作用。

   

  吳寶?。ㄖ袊茖W院大學科協常務副秘書長)

  科普需要平臺的額外支持 

  放眼望去,整個中國,有科學背景的內容生產者極度缺失。

  今天中國互聯網上推送科學內容的媒體,大多并沒有科學背景。有科學背景的人,往往只留在科學行業內部,極少有人正兒八經地從事科學知識的傳播工作。這導致互聯網上傳播度大的科學內容,有相當一部分并不是正確的知識。而正確的知識,往往只存在于象牙塔之中。

  抖音平臺迎合成年人獲取信息的習慣和節奏,我非??春?,這是信息時代的未來。因此,我參與到“DOU知計劃”中,希望在短視頻媒體這個充滿希望的平臺上打造科普生態圈,幫助抖音招募更多擁有科學背景的內容生產者從事科學知識的傳播。

  這個事情的意義,比我自己從事短視頻創作重要得多。在此過程中,我介紹了一些自己熟悉的科普達人、一些官方科研機構,以及一些科普領域的出版社與抖音對接,希望他們都能加入抖音的大家庭,成為科普內容的創作者。

  科學家的本職工作是科學研究,從事科普內容創作只是兼職,因而無法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在科普內容的創作上。一個科學家不可能像自媒體網紅那樣每天都花數個小時拍攝短視頻,因而科學家獨立創作的科普內容往往比較粗糙,在可視化藝術表達方面比較遜色,這也影響了科學內容的傳播度。

  這就決定了科學家需要和職業媒體合作,但這種合作目前并沒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因而往往不可持續??茖W家創作科普內容,往往不可以直接盈利,否則將會受到自己供職單位的限制和同行的抵制。

  目前輿論界普遍認為,科學家做科普是一種“責任和義務”。然而如果完全不盈利,就不會有資本進駐,也極少會有媒體團隊愿意合作。這使得大多數從事科普內容創作的科學家困在自己的小圈子內小打小鬧。

  我認為,科學家創作的科普內容,在短視頻平臺上投放,是需要得到平臺額外支持的。平臺不應當把科學內容和其他娛樂內容同等看待。因為娛樂內容可以盈利,只要吸引足夠多的關注,就可以接廣告賺錢,養活自己的團隊,實現可持續發展。

  但科學家和科研機構不能直接盈利??茖W家的賬號不能接廣告,不能直接賺錢,因而也就無法養活一個團隊,進入到持續創作高質量短視頻的良性循環中。所以,如果沒有額外的支持,科學家賬號創作的內容就一定會淹沒在茫茫的娛樂內容中。

   

  趙序茅(蘭州大學青年研究員)

  期待科普“質量認證標志” 

  利用抖音發布科學視頻,是一個創舉。用大家喜聞樂見的方式傳播知識,使科學知識變得更加立體,這也是科學大眾化的一個嘗試。

  在一個以娛樂為主的平臺上傳播知識,要想傳播得更廣,就要把面放寬。比如說我做金絲猴,不僅要吸引本身就對動物有興趣的人,更要吸引普通人來關注。

  在發布視頻的過程中,我發現如果能把動物和人類社會關聯起來,引起人的共鳴,關注就會增加很多。題目也很關鍵,比如我發“金絲猴的搶劫”,大家就會好奇怎么搶劫,其實本質就是在講它的學習行為。但如果發“金絲猴的學習行為”,估計就沒人看了。

  隨著“DOU知計劃”的開展,越來越多的博主加入進來,也出現了不少打著科普旗號造謠的人,我希望今后的審核機制更完善,給真正的科普號創造更有利的條件。比如說,可以像產品質量認證標志那樣,設置明顯的標志。

  (本版文字由本報見習記者劉如楠撰寫) 

  《中國科學報》 (2020-03-26 第6版 專題)
附件下載: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電子政務平臺   |   科技網郵箱   |   ARP系統   |   會議服務平臺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浙江125码遗漏